食鲤鸡翅,三秋栗子。

我是这浮世上自己的路,只有自己看得见的路。

  我看着他,时光久到甚至快要忘记他的生命与我的有什么不同了。他似乎也逐渐变成一个喜怒哀乐的人了。

   这一刻我才真真切切的再次意识到,张起灵就是张起灵,无论陪我多久,都不能改变我们宿命的事实。

   “你真的要走吗?”我抬头带着几丝悲切望向他。女人,多可悲。还曾经幻想过,如果我喜欢的人要走,一定不会拦着他。

    福建的山里水汽蒸腾,热的我一瞬间有些恍惚。

    他背着包还有那把刀。中午的日光耀眼夺目,山石被照射的像一块玉一样反射着光辉。

     草虫寂静。

    我以为他不会再说点什么了。哪怕一个字。他连头也不愿意回。

     以为六年该让一个被锁在佛龛的里的人回来了。

     “嗯。”

     他向着远处的山走去。

     我平生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面对一个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瞎子坐在沙发前看着我。

      我看着手机,心里却乱成了一团。心里空的,脑子里什么也无法思考整齐。

      “他说什么了吗?”黑瞎子那双似乎也无悲无喜的黑眼睛透着许些冷漠。

       “说什么?说让你赶快找个人嫁了?”黑瞎子撇嘴不屑一笑。

        “你怎么不走?”

        “我为什么要走?”黑瞎子脸上充满讽刺,“我拿着你的钱吃着你的饭,你催我走?”

         “就算看不上瞎子我的活儿,也等这一单结束。不然道上的人怎么说我黑爷呢。”

        我看着他墨镜上反射出的光,突然有些冷。起身取下挂在架子上的绿色皮衣,缩头缩脑的裹上。

       “瞎子。”

       “嗯。在呢。”

       “张会长呢?”我缩在皮衣里伸出头望着黑瞎子。入夜了,他还是只穿了一件背心,黑色的。

       张起灵好像是不是还穿着我给他买的内衣?

      我嗤笑自己。还记挂着这不需要自己的事。难不成还能追上去扒开他看一看?再说一句“我想和你睡一晚?”

         “还没回来。在北京。”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没什么。我昨晚梦到他了。以前我们和四阿公点天灯那次。”我抿着嘴唇,不去看他的表情。反正也看不到,又要去猜。

        瞎子也难得的沉默了下来。我们俩一言不发。

        等我从沙发上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数学上不了120我就一天不喝奶茶。真的是毒誓了。

一个久远的梦

  那天点天灯的时候,我问张起灵:“张爷,我和下面那位比起来,谁更好看?”

  张起灵穿着我昨晚刚烫好的笔挺西装,面无表情的微微侧一侧头,乜了一楼一眼,一本正经道:“你。”

  我忍不住笑起来,耳畔的挂饰泠泠作响:“我这一身可都是买来的,哪像人家浑身上下可都是土里出来的,金贵着呢。”

   正巧那姑娘偏偏坐在了我们这一层正下方,我有些差异到:“这还是你们的外家姑娘呢。”

   张日山侧过身子垂眸道:“不过是个外家,本家的你都没这么关心。”

   天灯明晃晃的挂在我头顶上。周围的空气湿热流动不畅,人声嘈嘈杂杂,几个本家人时不时的看一眼这边。

   我大概是这楼里最随性的一个。绿色的大袖衫,头发也只随意用白色簪子固定住,带着粉绿色菱花耳坠子。底下那几个姑娘老是瞅着这边,却也不敢造次。

    “地下的东西他们也敢戴。”张起灵冷声道。我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几个花枝招展张家外家。

  “那我这玉簪子还是你地下捞上来的呢。”我笑眯眯的回头看着他。他在天灯恍恍惚惚的光下冷的像一轮月亮。

   他面无表情简短地瞥了我一眼,又转回头。

  我咋又觉得他在心里嫌弃我呢。我带着有些迷茫瞅了站在四阿公后面的张日山一眼,要不是四阿公还醒着,我觉得他要笑出来。

  我气鼓鼓的小声嘟囔了一句:“四阿公。”陈皮阿四坐着眯着眼,早就听不进这尘间的嘈杂声音了。我们都明白,时日不长了。

   张日山环视了周围一圈,俯身和我说低声道:“我们下斗的时候可没见过这样的东西。”

   一旁戴墨镜的瞎子突然笑出来了。他分明站的最远,却不合时宜的听见了。我没好气的瞪了张日山一眼:“张副官,吵到四阿公了。”

   我不为出人头地,只为活下去。@麖九. 

庆余年乙女同人 问道3

乙女

此章是范闲和燕小乙









    谢必安要抬刀架在你脖子上时,你忽的站起身:“走。我去。”

要问个为什么,问就是害怕,问就是怂了。燕小乙此刻还不能和他们翻牌。

一月过去,你估摸着就算是范闲死了也得被庆帝和陈萍萍、检察院的人从阎王殿里拉来。

也许是到了见面的时候了。谢必安剑架在你脖子上,你们三都能翻进范家后院。

你踟蹰着走过去,有些疑惑。为啥五竹还不出剑,或者有什么计划。你很没自信的蹲在范闲窗子边上敲了敲,提高了声音:“范闲。二殿下。”叫了两声后果不其然没有反应。

谢必安冷着脸继续用剑架着你。

李承泽更是看好戏般的看着你演戏。

“你也太敷衍了些,小公主。”李承泽虽然是笑着的,清风还带起了他的刘海。但是极有压迫感。

你估摸着这时候适当的哭出来会不会更有效果。

“范闲。我他妈来看你了。”你哐一脚踹在窗户上。

李承泽自然知道你平时找他都是直接翻进窗户的,这么惊天动地的只不过是给他拖时间罢了。

“知道了。我还在静养呢。各位请回吧。”范闲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内屋里传来。

“听闻小范大人不适,特来看看。”你觉得李承泽此刻这个神情太他妈欠打了。他怎么还好意思这样上门儿。装给谁看呢。

范闲叹口气。太难了。“行吧。”反正不说行看来二殿下是要和他干一架了。

你自然是乘着李承泽达到目的的时候溜回宫里了。这个麻烦精自然是留给范闲了。谁让他技术不到家呢,自己的人反水连个人质都留不住。

真相远不是这样简单的。可再复杂的事情,范闲传来的信上只有“不用管了他的人变节”几个差巴字。

这个不是让你最费心。李云睿要回来了。你的消息网和范闲都传消息来。李承乾估摸着整个前朝都有耳闻后,一脸遵守礼教施施然的板着脸来找你。

落了座, 让过茶。他抛出一句:“姑姑要回来了。”他承认他这一句有赌的成分。看见你有些慌乱的神情,才确了定。你不是李云睿李承泽那边的人。

至于慌乱。害,谁还没有水分呢。

李承乾这兔崽子的眼光逐渐变精。哈,他还觉得自己还能拉拢的动小公主呢。

“桃儿妹妹。无论怎样,我定会护你周全。”太子的目光坚定,紧锁着前方。

我只信我自个儿才护得我周全。你笑了笑,微微低头揽一揽耳畔的发丝,露出雪白细长的脖颈。

“我自然是信太子的。”

李承乾的目光晦暗。看着你的脖子,什么也没说。

今儿个又在下雨。淅淅沥沥的,仿佛要入秋了。是时候该去见一见范闲了。

双紫不知道从哪里搞出飞鱼服扔给燕小乙。他人高马大的把你放在肩膀上,撑着伞出了宫门。雨滴滴答答的顺着伞和他的肘部流下来,寒色的弓箭在夜里折射点点银光。

“怎么不穿斗篷。”

“害,斗篷多重啊。哪有你暖和。”你笑嘻嘻的在他肩上,向着他暖烘烘的颈部蹭了蹭。

今夜他们注意力都在李云睿身上,分不得你多少。

“你咋不背把剑呢。剑客更像是护卫。”

“你质疑我?”燕小乙微微偏过头,眉头微皱。

“你想清楚我的箭可比他的剑要快的多。”

“哎呀,我知道了燕统领可比二皇子的一根筋侍卫好多了。”

“…… ……”

你啃一口捂在怀里的李子,满口酸甜,颇为自在的晃了一晃脚丫子。没留神一脚蹭到了他飞鱼服的秀金花纹上。

“这个月肚子疼不要叫我给你暖。”燕小乙冷着脸看着前方,身手矫捷的飞檐走壁。

“知道了。你就是馋我的李子。”

“到了。”他轻轻的把你从肩膀上拎下来,又一个闪身重新回到屋檐上。

你稳稳当当的落在范家的后院里。眯着眼看到旁边还有一堆散落的瓦罐碎片。嘿,王启年也在。

“范闲……”你叫了一声儿就从窗户里翻了进去。

“哎哟,这可不是小公主嘛。”王启年笑眯眯的看着你,手上还捏着一张银票。

“来了。”范闲撑着下巴,懒懒的坐在桌子前,挑眉看你。

“哎呀小范大人你这一挑眉抬头纹都出来了。”你故意打趣他,清落的坐在跟前。

“切。”范闲瞪你一眼又转过头去。

“小范大人此行可还顺利?”

“还行。没死在北齐。”

“海棠朵朵好看吗?”你笑的忽闪忽闪看一眼王启年,又看一眼范闲。

范闲立马一个眼刀看向王启年

“又是你,王启年。”

“大人冤枉啊。我可真的什么都没说啊。”王启年苦着脸瞅瞅你又瞅瞅范闲。你忍不住噗嗤的笑出声儿来。

“你不是见过那北齐圣女吗?听那小皇帝说你们以前玩的可好了。”

“害,战豆豆的话你也信。她俩小时候可没欺负死我。”

“哎,一眨眼她都已经是帝王了。”

“是啊。是帝王了。”范闲撑着腮帮子看着天花板。

“你这身行头不错啊,小范大人。”你笑眯眯的看着头发全部束起,仍得穿着使臣蓝白色衣服的范闲,“衬得大人身板如竹。”故意学王启年拍马屁。

“少贫嘴。”范闲眨了眨眼。唇红齿白。显然是意气风发少年模样。

“李承泽折腾你了?”

“快折腾死我了,你这老相好。”

“操你别这样阴阳怪气的范闲。”

“行你青梅竹马。”

“妈的。”我可能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看着你气急败坏的样子小范大人勾起唇角,“好在有惊无险。是时候反击了。”

“那庆帝那边呢?你打算怎么办?”看着他不在意的样子,你也翘起二郎腿,把披下来的部分长发往耳后捋一捋。

“那我不管。你顶着就行。”范闲开始耍无赖,故意扫视你一眼又看向天花板。

庆余年乙女同人 问道2

学步车

走链接

看不了私我

是燕小乙篇给憨憨先入手









入夜。

雨气沾湿。闯进帷幕,拂起阵阵清寒。

你刚刚去见了临行前的范闲。

没有带伞,大雨淋得浑身湿透 雨声混在绿色纱裙上滴滴答答蜿蜒而下。

“你没带伞。”燕小乙冷着脸出现在你身后的屋檐上。雨也从他身上浇灌而下,可他却身板笔直,丝毫没有你的狼狈。夜行衣上的软甲在寒幕里折射出冷光。

“你也没带。”你笑着回头看一看他。脸上的胭脂膏粉全被大雨洗刷掉。苍白的嘴唇和肤色显露。

“你没比长公主好到哪里去。”他不屑的乜着你。随手拉个满弓,鹰眼注视着前方的雨幕。

庆帝下了旨,让燕小乙回京护小公主的周全。你竟看不出是李云睿的局,还是那一位的局。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你走入内殿,没有点灯。

“你也进来吧。雨淋坏了我也没办法向姑姑交代。”你笑着褪下身上被雨裹的紧紧的湿衣服。

他依旧稳稳的坐在屋脊上。连一个眼神也不屑给你,脸上露出讥笑和嘲讽。

哦豁。勾引失败。

你往暖炉里多扔了一块木炭,换上干净的衣服暖暖和和的钻进了被窝。

一连着六个夜晚。燕小乙都是在你偏殿的屋脊上度过的。你没上去过,也不知道那里的视角怎么样好不好。可你很确信,燕小乙会护你周全,无论是出于李云睿还那一位的旨意,他必定要遵循。

你不知道的是燕小乙所在的位置正好对着你的窗脚。以他的眼力,隔着薄薄一道纸糊的窗户想看的都能看见。就是你不晓得罢了。

至于他想看什么,这就要看他最近是否找过姑娘了。

当然,皇室的姑娘再怎样也不可能比得外面的差。肤白貌美好身材你个个都有,不怕把侍卫骗不到手。

李云睿的黑猫猫你在偷偷养着。每次午后闲余看见美丽的皮毛你都发自内心的开心。它真好看啊。毛绒绒的。

“小乖乖,吃鱼。”你手心里放着鱼干笑眯眯的喂着圆眼睛漂亮皮毛的小家伙。真乖,可比某个难缠的侍卫要好太多。

“燕小乙,下来吃饭。”你扬起脸朝着内殿门外吼了一嗓子。他见怪不怪的冷着脸跃了下来。

虽然你并不清楚燕统领一起是在哪里领饭的。但是对于同行,尤其是以前上司的欺负你还是见过太多了。

本着社会主义精神你殿里的侍女平时都是个干个的,只有来外人了才会装那么一下子。平时饭桌上都是你和双紫在吃,现在只不过是多了个燕小乙。

当然,宫殿这么大,他端着碗爱在哪吃就蹲在哪吃。就是算上他伙食支出大了许多。这男人可能吃了。还顿顿要羊腿西瓜伺候。

“不愧是燕统领,肠胃真好。”你端着小米饭碗阴阳怪气的嗤他一句。

他略有些不太聪明的从羊腿里抬头瞥你一眼,见怪不怪的接着吃。

“当富婆真好。”你满足的感叹一声躺在竹藤椅子上晒着太阳。“有吃有喝,还有……”你回头看了一眼脸上写满嫌弃的燕小乙,“还有……傻子陪。”

夜里可就不一样了。狼开了荤可是一夜也不消停。刚开始的还肯给你装模作样的捏几下肩膀和腰肢,可越到后面也越不规矩。

古文赏析 点我看赏析

让我康康是哪个瓜婆娘嘴角角勾起了

庆余年乙女同人 问道

原创女主 

略有权谋 

内含很多男主名副其实的乙女 

 

 

 

   

 

 

 

     庆帝对你是真的好。至少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反正就连太后和洪公公也道,你是陛下最宠爱的小公主。 

   庆帝在你十二岁那年还叫错了你的名字。你假装没听到。开玩笑,是不想活了还是太看得起自己,居然和皇上叫板。那就只能叫李云佩了。他可能早就忘了给你起的名儿一开始叫李桃儿。忘了也好。他寻思着你是公主,就该叫李云X,到底也是忘了你是抱养的还是他的私生子了。 

   “公主。”侍女们拉开垂幔,服侍你起床穿衣。 

    今天又是烦人的一天。你一点也不想看见李承泽那双会算计人的狐狸眼。更不想见到当代诗仙小范大人和白切黑太子。 

     

    每天都要被站队的问题所困扰。为了好好活着,你只能选择站庆帝。可人都道,小公主还没有定下主意。 

     一层又一层软和的轻纱把你裹了个严实,该露的地方却也没落下。还是一个腰肢细软,端庄优雅得小公主。 

     给长辈们请安倒显得不是难事儿了。乖顺着,笑着,也就过了。 


     “桃儿。吃葡萄吗?”李承泽极度守时的出现在了你请安回宫的回廊里。

 

      穿着靛蓝色袍服,眉眼在清风里飞起。该死的好看。手里提着葡萄。腿边的盘子里还有荔枝。 


      看到你看了眼他的荔枝,又勾起笑:“公主,吃荔枝吗?” 


      连庆帝都知道他这个儿子在勾引你了。你却只能不知道。毕竟这小公主可是个极好的筹码。 


      退一万步讲,当公主养上几百个面首不好吗?男宠他不香吗?非得招惹这么个佛。 


     听说范闲在回来的路上让人给摆了一道。除了面前这位还能有谁?也不清楚那位言公子到底怎么想。 


     消息是从前朝大臣那里听来的。你也不清楚这伎俩是否瞒得过上头那一位,那一位不知又在打什么算盘。 


     心里想着,还得乖乖坐在他面前,笑着道一句:“二哥哥早上好啊。” 


     李承泽面上春风沐雨,却谦让道:“桃儿妹妹不必客气,请。”大手一挥,拎给你几串葡萄。 


     妈的。他笑得真好看啊。感觉又没好事。故意每次都叫你桃儿妹妹,强调一下,你并非光明正大的的皇室。  


     “承泽哥哥不必客气。”你骚,我就比你还骚。看谁先上钩。你甜甜的笑着,故意叫的腻歪,歪头看了看这“心地善良”二皇子。 


       旁边谢必安差点一口水呛死。这兄妹俩过于猛了。


     李承泽也是没想到你居然和他玩这个。收敛了神色,眼里精光闪了一闪。稳住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又道:“妹妹倒是客气了。” 

      “不知妹妹可做好打算?” 

      “以我之见,不如向陛下去求个封号?公主已极笄两年,陛下却迟迟未曾封号。” 

      操。就是嘲笑我没封号呗。要你他妈管。 

      “云佩不敢揣测圣意。” 


     你知趣的低着头,二殿下的水果你也不敢吃。虽然以你现在的实力和他拼上一拼也是可以的,但是过早暴露自己终究是下下策。 


      李承泽见诓骗你不成,索性不装了。扬起脸,盯着你看了一看。忽然起身,你以为他要离开,不放贴着你耳边哑声道:“你还是早点定夺。范闲回来了你我都活不了。” 


       带着淡淡香气的清风吹过耳边,硬是把耳垂吹的微红。 


       李承泽看你这个反应颇觉得有趣,嘴角勾起浅薄的笑意故意又呼出一口气。如愿的看到你耳垂又红了几分。

 

      “必安,回宫。”他带着他的恣意走了。 


     妈的。一想到这狗日的二皇子三番五次催你站队心里就极为不爽。 

     你和范闲一样,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可你却不想这样依傍着谁。你也是一个人啊。确切地说,是一个手握大权的公主。如果说朝堂上有人站二皇子,有人站太子。那剩下这部分不愿意,或者不能做选择的人,就是你的筹码。 

      庆帝当然不能放任这样的局面。好在还有长公主先做这个出头鸟。至少,目前他们很难分清你和长公主。 

      范闲要回来了。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场呢。令人期待。虽然你未曾透露你和他同样的身份,可朝堂诗会那一晚你眼里的波澜不惊却太明显。 

       明明你也是才名在外的公主。却不为这样的星辰夺目。他在你眼中一瞬间看到了几百年前相似的生活,以及一种归属感。 

       这样的归属感固然让人动容。可他也一眼就看出你想要什么。你是皇家的人。 

     酒一壶一壶,你看着他喝的面色潮红,满地乱走。 

      雨也下的很大,可不妨碍要做事的人。 

     他临行前一夜。你与他在钓月楼见面。雷电雨交加,抹去了多少痕迹。 

      “你要北齐的情报网,我不能全给你。” 

      开门见山,连一丝丝温情的假象也不带了。 

      “我知道你也不缺什么。你想要的都可以凭实力得到。”你盯着他雨夜里亮而真诚的双眼:“你一个人打理不过来。比起言冰云,显然我们的思路更相近一点。不如选择我,共同管理。” 


       小范大人勾起狐狸嘴角笑了笑。:“不愧是你。真是说到点儿上了。”他用夜行衣的窄袖子擦了擦窗格子上的水。 


       他似是无意看着黑漆漆的窗外:“若不是生在皇家,你还这样选吗?” 


       “那你呢?如果没有滕子京你就不会走上这条路吗?”你喝了口热茶,缓缓道。呼出的热气在夜晚里上升。 


       “范闲。我们的命永远也不会绑在一起。你不可能死。我也不会。” 


        范闲踏入黑暗的脚步一停,又继续向前走去。 


       “我们的目的一样。只是用不同的方式。”他头也不回道。 

        你猜测着他此刻的表情和心情。显然你们是同一个世界观的人。对对方竟比这该死的异世,所谓的亲人朋友,要了解的多。 

        李云睿不在的日子显得格外漫长。因为她的手还在这朝廷里翻翻搅搅。让人有些烦躁。 

        面对着李承泽若有似无的撩拨,你有些担心会这样陷在里面。甚至想养个面首。唉。生活不易,公主叹气啊。 

       范闲回来一个月了。回朝廷复命也是陈萍萍代为完成的,看来是真的伤的不轻。闭门谢客静养。 

      “公主,咱们真不去看看那位小范大人?”双紫有些焦躁的看着你吃荔枝,喝着桂花儿小酒。坐在宫里晒着太阳余晖。 

       “害,急啥。又躲不掉。”你漫不经心的看着宫苑里随风而动的垂柳,枝桠还挂着夕阳色。 

        随着一阵脚步声,显然,有客到了。 

       “公主,二殿下来了。”双紫低声附在你耳边道。你挥了挥手让他下去。 

       “你就一点也不着急?”李承泽抱臂立在你身后,静静的陪你看着宫里的余晖。就好像之前无数个大浪涌起的夜里。 

       “你这不是来了吗?我总有机会的。嘿嘿。”你望着垂柳枝笑了几声。 

        李承泽看着你泛着金色的黑发,皱了皱眉:“你头发保养不太行啊。” 

        你翻了个白眼。 

     “自然是比不上二殿下了。” 

      李承泽穿着墨绿色朝服,就站在你宫殿门口,脸上带着些许稀松平常。你险些落下泪来。总觉得看见他这副样子就说明自己命不久矣了。 

      “带我去见范闲。”李承泽口气里带着狠风。一双豹子般的眼里透着些犀利。 

       “我还能说不不成,我都看见谢必安了。”差点一句你妈的脱口而出。

      同时你也知晓燕小乙的箭都架好了,瞄准着面前威胁人都好看的赏心悦目的二殿下。

     李云睿的爪牙自然是不可能折在边疆的。至于怎么回京的,这就是范闲该彻查的事情了。

     至少所有人都认为小公主是在李云睿的庇护下的。对于太子刻意营造的这种风向你也丝毫没有被动摇的意思。也让李承泽差点以为你真的被长公主所纳入他彀中 。

乙女 我在大宋搞政治

   有些梗是借了逆水寒的,人设也有借。因为意难平,所以有了这一篇。本来打算开很多车的,但是最近太严了,我也懒得挂梯子。如果有实在想看的私我。



    


     阿竹完全没想到这钓月楼的花魁一到床上就变了。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因为这花魁是个男人。男人也就算了,偏偏是那一位。那一位早上还与她公堂对质,上朝都穿软甲的侯爷。


   “哟,侯爷您这还有副业啊?老皇帝的俸禄养不起您这条大蛀虫了?”


  男人闻言没理会这刻薄带刺的尖酸话儿。斜依着雕花塌子,乜着一双狭长眼挑看阿竹。
  

“小寡妇终于受不住寂寞上这儿来找乐子了?”
   “放你娘屁,我哪里是小寡妇了?”


   “哼,死了爹自己守着一份家产的不是小寡妇是什么?”
  

 “死了个爹,又不是死了丈夫。轮不着你来管。”
   这赵侯爷自打阿竹父亲走了那天就找上门了,阿竹只料是想要她爹的家产。这汴京城里谁不知道她爹是数一数二的商家大户。
  

   如今地方抠的死严,这些当官儿的也全靠他们商户来支撑着。


   柳家娘子花式骗她来这烟花之地她已经极为不愿了,被老鸨纠缠的脱不开身,再者,这院里的小官儿也长的着实好看。
   想着不如买花魁一夜,好脱得身去。谁承想这花魁竟是汴京第一美侯爷。
  “侯爷何以至此?”阿竹索性斟茶,理一理自己月白色的褙子和罩纱,松一松勒的紧的大红色抹胸。
   赵侯爷看着这人的小动作,温柔了眉眼道:“想你了。想找个办法见一见。”
   “侯爷就这么想?”再弹一弹&月白色裤脚上的灰尘,不拿正眼瞅他。
   “那是自然。自从夜宴上惊鸿一瞥,本侯爷实在是意难平。”赵侯爷眼神也恰到好处的勾人,剑脊般削长的眉温软下来,让人恨不得亲他个逼崽子一口。
   “侯爷就这么馋我家的产业啊。那是我爹留给我的,不好意思了,和你没关系。”阿竹笑眯眯的故作天真歪头看着赵侯爷。
    华灯初上,漆黑的夜被几盏孔明灯点亮。看样子是从金明池那边升过来的。人声翕动,从纸糊的窗子外看下去,楼下全是看灯,寻妓作乐的人。
    赵侯爷闻言倒是软和了嘴角。她这人若不是掌握着这么大一笔家产,倒也是个有趣的。

“送姑娘的。”他火红的袖里滑落出白色里衣来,取出一罐儿螺子黛来。“试试,容华阁新品。”
    阿竹不禁心中嗤笑,狗男人哄女人只会这么几招,她自己做的无汞无铅膏子不好吗?看得上他的?
    却故意卖个好拿捏的样子,勾起唇角,露出作女儿时那副和羞走嗅青梅的样子来:“多谢侯爷。阿竹收下了。”
    赵侯爷沉眉看着她这副小女儿的模样,不禁叹惋,若真是个寻常女儿家就好了。“小竹子今年多大了?”不自觉带上温和语气。
 

  “侯爷可是瞎了?”
  

 “何出此言?”赵侯爷连自己都没察觉蹙着眉,看的阿竹一时间竟有几分不清醒。晃晃的,就这样晃进了眼底。好看呢。山色海波全在他这眉眼间了。
 

  “阿竹又不是公公。”这话落在赵侯爷耳里像撒娇似的。年轻女儿家自己还是拿捏得住的,赵侯爷不禁一展愁眉,还是那副意气风发风流相貌。墨骨扇子在手中一敲,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谁若是让这样一双风流细长眉眼瞧上一下,怕是此生不换。阿竹嘴噙着笑,眼里也含着与他差不多的情意来,温温软软的瞧过去。

  “那本侯往后若是想姑娘实在想的紧呢?”眼梢里挑着所有姑娘都爱的意气和温柔注视着阿竹。好像在等一个回答。
  

 阿竹也满心欢喜的承下这样真诚温柔的目光,“赵侯爷往日里如何,便接着来我府上便是。”
   “这实在是,怕有损姑娘名节。”这贼

子分明就等的是这一句。连眼里的得意都快藏不住了。
 

  “自那夜宴上我便起誓终身不嫁,守父亲家业了。圣上也封了我诰命夫人。侯爷岂是会在意这些?”阿竹眨眨眼,笑着看向那人。
 

   赵侯爷心中微动,伸手将她一绺头发别至耳后。这气氛可不该许个诺吗?可是许--不如就许保她一世安乐吧。
 

 “我护你一世安乐,阿竹。”半真半假的感情才糊弄人。阿竹也喜欢这单纯的弄虚作假,不费人动脑:“我这辈子只要有银子使,便安乐了。不消侯爷费心。”

你若是真想我平安喜乐,不要把爪子伸向我的钱不就好了吗?
   “快些睡吧。美侯爷,明儿个还要上早朝呢。”阿竹回头笑吟吟的坐在铜镜前取头上绑着的坠珍珠红绫带子,取下一顺溜的三个排簪。

言闲 千夫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言冰云X范闲

    “你我既然已有决定,就不必再多言。”言冰云皱着眉,唇苍白如冰般,被黑发衬得多了几分脆弱的决绝。

     范闲心中冷笑,不过是此时利益不相和罢了。

     窗外打雷了。似是要下雨,暗沉沉的压在人心上。

     竹影瑟瑟缩缩被拍打在素白的窗户纸上,烛影摇晃连屋内也照不亮堂。

     他总是一副为了大庆随时英勇就义的样子。也不仔细看看这死的是否死得其所?罢了,没必要在意。

     范闲稳坐在靠门的木柜边,一脚蹬在柜台上。面色在阴晴不定的烛光下难测,带着少许紫色的白袍摆上落下了几道阴影。

    “你坐过来些。”言冰云阖眼在床上端坐,背脊挺的极端正。

    “小言公子舍不得我?”范闲面上带着一贯的笑,以一贯的味道打趣言冰云。心里却木木的,隐隐生出对着极端天气的气来。

    言冰云难得的睁开了眼,睫毛纤长,落下一片鸦羽似的阴影,快速的掠了范闲一眼又闭上。叫人几乎抓不住他眼里的复杂。

   “还不到你死的时候。”

   闪电的光撕开这昏暗的黑。落在衣上眉上,还有束起的发丝上。

   范闲故意嘴角勾起笑,红润的唇微开。贴着床脚坐下来。

  言冰云的目光难以离开他肉感丰厚的唇。明知道这人是故意的。空气中一丝疯狂的味道炸裂开来。

  他其实哪里都好。连向来讨厌的卷发,在他身上却是那样的自在肆意,散发着极度吸引人的气息。目光下移到他腰封裹住的细腰,看上去柔软而令人舒适。

   黑暗的天气助长了阴暗的情绪。黑暗和时不时交替的闪电一会儿将空气撕开,一会儿又使它凝固。

   范闲一双明锐的眼睛在黑暗也难以看清,可他的感知是活的。眼睛并不代表人的感知力。

   “够了。”言冰云重新闭上眼低声道。

   “明明是小言公子您不肯放过我。”范闲靠在床边并不转头去看他。

   在竹林里打探对面敌情的时候,他发觉了。

   范闲柔若无骨的腰身贴在他腰上时,不一样的东西就缠绕上来了,融进他的五脏六腑难舍难分。他也曾怀疑这眼睛总是亮着的青年是故意而为,就像自然的抱住上杉虎的腰一样,可刺探敌情时范闲毫无察觉,专注的透过竹叶缝隙盯着暗探。

   似乎只有他一人发现这变化。偷偷寄生在心脏旁边的痒。修如梅骨的手捏紧了剑柄,逼着自己将全部注意力放在敌人身上。

   雨夜的潮湿渗入房中满屋的游走乱爬。

   言冰云主动的往床的一边缩了缩,敲了敲另一边的床板。

   范闲并不为所动。架不住言冰云又敲了敲,一个翻身利落的坐在床尾上。

   再后来,也不知是谁主动。言冰云居高临下搂着这蛊惑人心的狐狸吻了起来,范闲有些无助的紧紧拽住面前这人的后襟,手指在整齐的衣料上留下几道印子。言冰云身量硬挺,身板如竹,硬是衬得范闲娇软了不少。

   这居高临下的姿势让范闲低了一头,屈在言冰云的怀中,正好可以瞧见他微动的睫毛。

   “呼……”范闲呼出一口气,打在言冰云的鼻梁上。这浅浅的一口气却缠在了心里打成结,生生磨人。

   言冰云骨节分明的手捏着身下软如水般的人。他今晚就像是月光,骨子里也软的淌水,淅淅沥沥溅了一手。明明有那样一个谁也束缚不住的灵魂,从一个人又跑向另一个人。

  这样风雨交加的夜晚也配拥有一轮软的淌水的月亮?

  言公子向来寒若冰山的眉眼也得被这软月捂化。

  十指嵌入他丰腴的大腿内侧。听着他低声起伏的喘息。掌上被粘湿的里衣打上水渍,映着从竹林里就渗出的荒唐。

  这是荒唐开始还是疯狂的结束,始作俑者也不清楚。

  闪电雷雨交加,嘶鸣着翻滚。

  声音似乎可以在心理上遮挡住这一夜所带来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