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家的沈鹤鹤

你好,这里是既不会画画也不会写文的棠梨

操他妈死了算了,一个暑假一共才摸三回板子画的好就有鬼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想开学啊啊啊。

簇邪簇 现在是多久 单蠢小狼狗簇

      风呼呼的刮过,带起一片沙砾,天色逐渐的变黑。黎簇没有管被风吹的乱七八糟毛绒绒的狗头,静静的托着腮帮凝视看着夜幕,眼睛亮晶晶的,好像在透过夜空憧憬着什么似的。
    “小孩,看什么呢?等出去了,顺道去山丹县,我请你吃羊杂碎。”吴邪一出门就看见黎簇坐在上次撒过尿的沙丘上,走过去心情颇好的打算揉揉他乱蓬蓬的小脑袋,被他偏头躲开了。
     “动物内脏有什么好吃的,吴老板你胃口真独特!”嘴上这么说着,但仍旧看着天上稀稀拉拉的几颗星星,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
    吴邪闻言也不恼,笑笑在黎簇身边坐了下来。
   “今晚星星真少。”黎簇吸了口气,眯着眼嘴里小声逼逼着。
   “那是你没有用心看,星星一直在,只是你看不见而已。”吴邪望着马上要黑透的天空,“等天一黑透,星星就看的清了。”
    “吴邪你快看,那颗最亮的星星突然消失了。”黎簇好像突然发现什么了,像个幼稚鬼一样略微大声的嚷嚷着,似乎连燥热的气流也被他惊的避开了些。吴邪好笑的听着他沙雕般的话语,摇摇头说:“很多星星,他的光芒来不及传播到的地球被人们看到,就已经消失了。也许我们看到的只是他的残影。它们的光芒只有自己看得到,孤独,也是一开始就注定的。”
     “那我一定要做一颗被记录下的巨大行星。”黎簇微笑着注视越来越璀璨的夜幕,不经意间冒出这么一句话。吴邪闻言也只是淡淡一笑。
     “吴老板,看不出,你还挺有文化的。那你说星星要是死了,会变成什么样?”黎簇略微偏头挂着几许自己也没有发现的笑意问道。
     吴邪微微一愣,随即笑到:“星星的死亡有陨落,也有慢慢变成白矮星,逐渐中子密度过大崩塌成量子黑洞。”
      恍然间好像回到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在西湖边第一次看到满天的悬星,那是第一次在半夜的时候看星星,回想起来还是那么亮,那么多。那时候,还没遇见他们,也还不知长久,不知是非善恶,不知生死。也从未想过这些。
    “哎,我以前从没想过,居然会被一个绑架犯教育。现在我沦落到和你一起待在沙漠里想想就挺难过的。”
黎簇心情复杂的叹出这么一句。
    “是吗?我到没觉得。吴邪停顿了一下,:“你知道‘现在’是多久吗?”淡然的仿佛随口一问,慢慢从裤兜里掏出烟盒,把玩着抬眼看向黎簇。
    “一瞬间?总之,就是很短很短?”黎簇刚说完,就极快的翻个白眼,“我干嘛要陪你想这么无聊的问题我有病啊我。”
      “谁说你不是呢。”吴邪轻笑了一下:“其实,根本就没有现在。只有过去逐渐延伸到未来,你永远没有现在。”吴邪看着天边,手指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边揉搓边说到。
    “吴邪你有病吧,干嘛跟我讲这些,反正我也听不懂。什么现在过去将来的……我听不懂!”黎簇恨恨的瞪了一眼吴邪。
    “这些广义相对论的一部分,你要是好好学的话早该学到了。”吴邪瞄了一眼发着小脾气的黎簇轻描淡写的说到。
    “靠,吴邪你还是不是人啊,这都是大学学的了吧。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去读浙大物理系啊!”黎簇想也没想的就骂了出来。
    “巧了,我还真是。”吴邪说完这一句突然把烟放回了烟盒,重新放到裤兜里。
    黎簇面露嫌弃的打量着坐在他身边的老烟民,心说到,这哪像个文化人的样子,居然还是浙大毕业的。“喂,你不会看我是个孩子,逗我玩呢吧,无不无聊啊你?”
     “你猜啊。我也觉得我不像了,越来越不像了。”吴邪半是叹息半是沉重的轻轻说到。
     黎簇看着吴邪沉默的样子,似乎心里被什么塞满了,不想看见这老男人这副样子。究竟,深沉是你的伪装呢,还是白日里的轻松说笑?黎簇下意识伸出手去拍拍吴邪的肩膀,等他反应过来慌忙收回手,急急忙忙的说到:“啊……那什么我不是我没有我就是……唉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嗯?那你什么意思?”男人低沉的声音有一股烟草味,很吸引人。说着用不明的眼神看着黎簇。
   “啊……那什么对对对我有病!我的这个手呀,它有它自己的想法,不受控制……”黎簇尝出一丝危险的味道,手忙脚乱的乱说一气,小脸后悔的皱着。唉,这都什么毛病。
     “呵……”男人沉闷地低低笑了一声。黎簇感受到一股浓烈的荷尔蒙味儿,肾上腺激素不是时候的分泌了起来。如果注意看,隐藏在黑暗中的耳朵微微泛着红。黎簇慌忙低下亮晶晶的眼睛,不敢在看一眼面前的老男人。操,这老男人怎么每次都把自己不经意间撩的不能自已。
      “好,那你慢慢看着。小心感冒,我先进去了。”好在吴邪没有追究的意思,揉了揉后颈,脱下冲锋衣随意搭在黎簇肩上,向着帐篷的方向走去。
      黎簇被一股熟悉又温暖的味道包围,整张脸都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好在是夜里。或许,不巧是在夜里,不巧是在男人转过身去时。默默的低头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把脸蹭在冲锋衣领口里,像极了一条裹在主人衣服里的小狼狗,不断的摇着尾巴撒着欢。
    我希望是有现在的。我希望现在可以一直持续,一直持续到被称为未来,管他什么斯德哥尔摩。我想一直看着你,拥有你的未来。
    吴邪独自一人躺在帐篷里,睁着眼看着帐篷顶侧的防蚊网纱里困着一只小虫,使劲儿的挣扎,怎么也逃不脱牢笼的困禁。谁又作茧自缚,固步自封?
     行星在陨落时,会爆发出堪比太阳的光芒和热量,照亮一小部分云荒,当它的光芒还没有越过大气层时,它已经陨落了,被人眼看到时,也许已经不知道陨落多少个世纪了。
      长久,最不可求。
  

簇邪簇 记一次小鸭梨的躁♀动叛逆期

        按理来说,黎簇这个年纪经常做梦是很正常的。梦到自己的心上人也是在正常不过的。黎簇已经连续半个月晚上做同一个梦了,大概因为在沙漠里久了,压力也大,他自我安慰道。但他最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一觉醒来,完全不记得梦的内容,只有湿乎乎的内裤。他使劲儿的回忆着梦的内容,只忆起似乎有一丝丝香烟的味道,其他的就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操,该不会是更年期综合征吧,怎么一点也记不起来了”。黎簇同学不满的小声嘟囔着,翻了个身看着睡在榻榻米上的的吴邪,自己却只能在地上打地铺。又他娘,凭什么?明明是在沙漠里,怎么这些人出来还带榻榻米啊,帐篷里放榻榻米不嫌挤吗?
        不但不挤,甚至还绰绰有余。
     黎簇烦躁的起身,穿上冲锋衣,拉开帐篷走了出去。外面天已经亮了,但因为是阴天,没什么阳光,倒也不很晒。“难不成这沙漠里还会下雨?”黎簇望着远处的地平线,向最近的一个沙丘走去。
    等他再拉开帐篷弯头进来时,吴邪已经起来了。一只手端着碗,一只手拿着筷子,抬眼扫了下黎簇,又低头专心吃饭,漫不经心的问道:“起的挺早的,刚去哪逛了啊?”
      “怎么?你怕我逃跑啊?撒个尿也不行?”黎簇莫名的烦躁,皱眉不耐烦的开口。
       “哟,小鸭梨脾气还挺冲,怎么,我又惹到你了?”吴邪不咸不淡的开口问了一句。
       “切。谁敢招惹吴老板。”黎簇愁眉苦脸的又趴倒在他的地铺上。
       “别睡,起来把午饭吃了。”吴邪保持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扭头去看黎簇,心想这小孩儿怎么了,看上去蔫蔫的。
        “我不吃。”黎簇用被子把头包起来,声音闷闷的。吴邪突然感觉到有些好笑,也没勉强黎簇,独自吃饱后收拾了桌子。
         晚上,吴邪拉开帐篷进来时发现黎簇保持着下午趴在地铺上的姿势一点都没变,仍旧像个蔫茄子一样的粘在地铺上。吴邪刚打算伸出手拉开被子,突然在半空中又停住了。这什么破小孩,青春期后劲儿这么大,叼着烟屁股撇了撇嘴,随他去。
      虽然感觉不太对,但还是脱了鞋躺在自己的榻榻米上,闭上了眼,控制着自己不再想多余的事情。
      黎簇听到吴邪进来了,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拉开被子看自己一眼,心里更浮躁难挨了。突然坐起身,被子顺着腰溜了下来,帐篷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略带委屈的瞪着吴邪的方向,又迷迷糊糊的躺了下去。
       半夜的时候,吴邪突然感觉身上一沉,压的他不能呼吸,但他没有睁眼,紧绷住肌肉,打算给身上的不明物质致命一击。突然感觉到有个毛茸茸的小脑袋蹭在自己颈窝里,吴邪疑迟了一下,“黎簇……?”“嗯…………?”“不明物质”模模糊糊的应到。“你到底想干嘛?”吴邪略带嫌弃的瞅了一眼趴在他身上的黎簇,极力忍住想把他一脚踹开的冲动。
    黎簇的小脑袋埋在吴邪的脖颈间,嗅着淡淡的烟味,心里突然安定下来了,也逐渐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靠。”吴邪听着小狼狗没头没尾的冒出这么一句,顺手撸了把小狼狗毛绒绒的脑袋。突然听见压在身上的黎簇闷哼一声,一个硬物直戳戳的顶在自己身上。耳边被热气呼的很敏感,“……老板”黎簇趴在吴邪身上软软的叫到。“……怎么?”吴邪极力收住自己各种复杂的心情。“我……想你了。尤其是这里。”说着还动了动腰。
       操,去他娘的青春期,老子没这个儿子。吴邪这么想着,脑中逐渐变得混混沌沌……

簇邪 老板求你抱抱我 下

        黎簇心里很满足。他想,无论怎样都好,起码自己做到了。喜欢了两年的人,恨不得想狠狠地抱住他,填补自己的空缺,紧紧的搂着他告诉他。吴邪的唇,比想象中要美味的多,他没想到浑身是烟味的老男人衣领子里居然有一股洗衣粉的香味。他想在吴邪的怀抱里多待一会儿。
       “小孩,你知道吗?我已经是半个死人儿了,陪不了你多久的。”吴邪沉默许久后开口打断了宁静。午夜的树林里只有蝉不停的聒噪着,鸟叫时不时的响一两声。西湖边上的树林里没有路灯,更何况两人都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此刻的表情。
黎簇在黑暗中抬起了眼睛,少年明亮的眼睛直视着吴邪。“不管。我就要现在的你,过去和将来的你我都不要,我就要现在的你。”少年稚气的话语中透露着无法违抗的坚定。
      “呵,这脾气,到是和当年的我很像。”吴邪又从容的掏出烟盒,一边点火,一边掏出一支塞进嘴里。 黎簇认真的看着他老板现在的样子,一边思索该买什么礼物送给他呢。至于为什么要送礼物,大概黎簇同学有一种表白成功的错觉吧,毕竟没有被踹飞。吴邪在黎簇的心里是个过于强大的疯子,你说这样的人会轻易死掉,他打死都不信。
     “我当年第一次被我三叔骗去下地宫的时候,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死的距离。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死亡离我还很远很远。我看着那些人活生生的接二连三的死在我面前,我从那时起就想着变强,不想再看见这景象却无能无力”。吴邪顿了顿,用力吸口烟又接着讲下去“可后来发现,这都是不能避免的。”
     “我不会死的!我要变得和你一样强大!”黎簇强硬的说到,甚至,我要比你更强大。吴邪勾唇一笑,年轻真是有无限的可能。他伸出手揉了揉黎簇小狼狗的脑袋,按下几缕乱翘着的头发。
   黎簇缓缓的将脸凑近吴邪的脸,两人的呼吸打在对方的脸上,黎簇心里直蹦蹦乱跳,熟悉的荷尔蒙气息打在他的脸上,直至内心。“吴邪……”小狼狗蹭着他的头带点委屈意思的叫到。吴邪满眼都是温柔笑意的看着眼前的黎簇,唇始终淡淡的勾起着,“怎么?还不满意?”“要你抱我。”黎簇恬不知耻的进一步说到。吴邪依言环抱住了小鸭梨,却没注意到小狼狗勾起的嘴唇中露出一颗不怀好意的小尖牙。
   “老板,我会尽量轻一点的”。

簇邪小狼狗黎簇 老板求你抱抱我 上

  “吴老板,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大晚上深更半夜的。”黎簇不满的一边翻个白眼一边打着瞌睡,迷糊的看着车窗外极速飞过的灯红酒绿。
   “待会你自然就知道了。”吴邪回头淡淡看了黎簇一眼叼着一支细支黄鹤楼说到。
   “靠,那我还问你干嘛呀。”黎簇皱着脸撅着嘴,再不满也只能压着。王盟……不在?黎簇同学才意识到,这么说来,就只有自己和吴邪两个……?已经这么晚了,而且孤男寡男的相处一室怕不太好吧?那这可是个动手的好时机,不行,不能浪费。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不能浪费。这大好机会可不能让它白白溜走。嘿嘿嘿。真是太好了。黎簇喜滋滋美美的想着,接下来就是怎么开口的事儿了。
   “哟,笑什么呢,又在想什么事情了这么开心?”吴邪无意间从后视镜上瞥到,这小屁孩,大概是想着怎么逃跑的了,还是怎么坑我一把?
   “老板……”黎簇好不容易期期艾艾的张了口,如果细看还能发现他耳朵根子红红的。
   “走,下车。”吴邪干净利落的取下墨镜,拔出车钥匙,迈开长腿走下车。
   黎簇这时才认真的看了看周围,植被非常茂盛,即便是夜晚也可以感到冒出的阵阵暖意,仔细看有一堵白墙上有门洞,写着四个大字,西泠印社。“哎不是,老板你带我上这来干嘛?”黎簇同学才从少年怀春的状态里完全苏醒过来。
   “不是这儿 ,是隔壁,黎簇小朋友。”吴邪继续向前走去,勾了勾手指示意黎簇快跟上。
    “什么啊,我今年都十九了,早成年了好吗大叔?”黎簇不爽的瞪了一眼,继续跟着吴邪向前走去。不过,这大叔,是真的好看,黎簇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裹在烟雾缭绕的香烟雾气中的背影,吴邪闻言好笑的勾勾唇,应声道:“是是,都成年了,明天你就一个人独自给咱们下个斗,当做成人礼。”
“切。”明明是你掉到钱眼子了吧。
       “老板。”黎簇同学还是开口了。
      “嗯?”声线懒懒的,很勾人。
      “你就不想……”黎簇紧张的咽咽口水,他会不会直接把自己打飞。其实打飞也好,不用面对面face to face的尴尬。
       “就不想……?”吴邪仍走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亲自给我办一场成人礼?”黎簇好不容易连贯完整的说出来。
          “?你小子什么毛病,这么点破事说的这么艰难?有屁给我快放!”吴邪停下了脚步,并不耐烦的转过来了身。
         “老……老板,那个……就是……emmmmmmmmm嗯……我我喜欢你……”黎簇越说声音越低,整个人恨不得钻到土里去。
         “你他娘是蚯蚓啊,给老子站直了说话。”吴邪眯着眼看着黎簇。
          “老板,我!黎簇!喜欢你!”黎簇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贼大声的喊了出来。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恶心?恶心就恶心吧,反正,这世界上吴邪这样恶心的的神经病也不多,自己恶心也恶心不过他。这一声喊完,西湖边上的的鸟都惊飞了七七八八。
          “……”诡异的沉默。
          “……”
           “……”仍旧是诡异的沉默。
           “……老板?”
          “你他娘还好意思叫我老板!?”吴邪的脸在黑暗中树叶阴影的遮蔽下看不清表情。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了,你他娘当初绑架我的时候怎么也不想想啊,我就是变态了我就是恶心了,怎么着吧?”黎簇索性破罐子破摔的边哭边喊了出来,蹲下了身抹着眼泪。
     “小孩,你别哭。”吴邪无奈的蹲下身子,嘴里叼着烟,拍了拍黎簇的肩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烦躁的看着旁边的树。在车上他就感觉到不对,但是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码子事儿。
     黎簇突然猛地一下抬了头,吼道:“你叫谁小孩儿呢!我都说了我成年了!”说着一把夺过烟,狠狠吻住吴邪的唇,一股子烟味儿在两人的嘴中游走,吻着吻着还孩子气的啃了起来,终于,大哭了起来。

面面的梦

    夜尊皱紧了眉头,手中用力拧出一团黑雾,用力的打在赵云澜身上,赵云澜被飞扑过来的沈巍扑倒在地。赵云澜不敢置信的看着沈巍大口大口喷出的鲜血,连沈教授的样子都维持不住,直接变回了长发的小鬼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哥,你果然是实力大减啊……我还没用力,你就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夜尊放肆的狂笑着。
“混蛋!”赵云澜面部扭曲的喊出,连忙扶起压在自己身上的沈巍。
“哥哥,你终究要为了一个外人破坏我们的情谊……”
沈巍突然的轻笑了一下,眉眼弯弯。“有些话,我不说……我以为你明白的……”夜尊讽刺的扯了扯嘴角,“哦?你想说什么,让我放你们一命,还是做一对亡命鸳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
“这不过是我欠下昆仑君的……迟早要还的。”沈巍苍白着脸,鲜血顺着下巴留下。
“沈巍!你胡说些什么!?昆仑早已不在了!我也不是昆仑君,不要你还!!”赵云澜声嘶力竭地吼出一句。
“哥哥……你看到了吗?你小心翼翼的为他做的一切,他根本就不记得了,也不想要!要不是你,也不会有今天!
”沈巍突然极轻极缓的笑了出来,“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你我刚出世时,就是这么个偏执性子。给你带的糕点碎了,你非说哥哥是故意的,东西不见了,硬说是哥哥藏起来了。”
“如今,欠昆仑的,我也还的七七八八。就是这当初答应下来的,守住大封守住地星和人间秩序,怕是无力回天。”
“小巍……”赵云澜泣不成声的叫出这声熟悉的名字。
“不许叫他小巍!”夜尊满脸阴云的看向赵云澜。
       “弟弟,够了。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但是我欠了昆仑的,一定要还上的。每次当我看到糕点,我就想起那时,我们一起……”
“闭嘴!!别以为你随口胡说几句我就会相信,我就会放了你们!!!”夜尊周身颇有动容的散着黑气,情绪极为激动。
      “放了赵云澜吧。我是大煞无魂之人,你杀了我吧,我便永生永世不再回来。如此,可解你心头之恨?”赵云澜闻言哑着嗓子大喊,“不行!沈巍,不可以!就算你死了,夜尊他也不会消气,他不会放过人类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杀了你?你解脱了……谁来让我解脱,谁来让整个地星解脱?你是死了,可我,还要又一次的重新来到这世上,哥哥,你倒是说说啊?”夜尊双目通红,银白色的发丝随着黑气飘起。
  “弟弟……不如,我们一起重归于黑暗吧,我们再一起到下一次出世。”沈巍面带微笑挣扎着奋力抱住夜尊。夜尊急忙用力想打飞沈巍,突然看见,一把长刀从自己的命脉贯穿自沈巍的后背而出,是斩魂刀。脱口而出一句“哥哥……”沈巍惨白的脸上始终淡淡的笑着,“昆仑君,我们这是最后一次相见了”。“沈巍!!!!”赵云澜慌忙用力去拉沈巍。
  “哥哥就这么想和我重归混沌吗?我不会让哥哥这么轻易的死掉的,又留我一个。”夜尊用力抱着沈巍,两人的身体逐渐透明,夜尊悄声到沈巍耳边,“哥哥,我的心一直在你那里,你不会灰飞烟灭的,你知道吗,我费劲六百年的道行,练出这一颗心放在了你身上。”
“弟弟啊……你怨我,我一直都知道。我不想让你背负上这一身责任……”夜尊突然吻住了沈巍满是鲜血的薄唇,“哥哥,我爱你……”四目相对,皆是笑意。
       下一世,让我护你。
        不必再背上如此的责任,以及早该遗忘的承诺。
        换我来守着你。
一切又归于混沌,自混沌而来,也重归于混沌,慢慢的相拥而眠,等待着下一个惊蛰,唤醒这封印的云荒。